白玉兰奖评委陶虹:《山海情》这一幕,无限的好

【采访/观察者网 阮佳琪】

2020年第26届上海电视节上,陶虹凭借电视剧《小欢喜》中“宋倩”一角摘得最佳女配角的奖座;今年她摇身一变成为了第27届上海电视节的评委团评委之一,陶虹称自已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。

8日下午,陶虹接受采访时,对于今年为何主旋律剧如此“吃香”、频频出圈,深受年轻人喜爱,她认为过去大家对于主旋律的注解过于狭窄、刻板,强调能够反映当代时代精神的作品就是主旋律,“这一次入围的每一部片子几乎都是主旋律。”

白玉兰奖评委陶虹:《山海情》这一幕,无限的好

以下为采访实录:

问:您觉得今年白玉兰的整体入围水准是怎么样的?您有特别关注的作品或者演员入围吗?

陶虹:其实我挺羞愧的,这些年我也并不是那种有很多时间把每年所有作品都看过的人,但是我觉得其实整体来讲,这些年中国电视剧的水平是非常快速地在变得更加优质和精品。所以我觉得并不仅仅说是今年好像更优质,我觉得其实整体的增长,这种成长的速度都非常快。

问:从演员的角度或者是创作者的角度,您认为是什么影响了这个成长呢?

陶虹:我觉得其实是大家有更多的机会通过网络看到了什么英剧、美剧、日剧、韩剧这些东西,都是让我们更加拓宽了视野。然后对于不同方式不同品质,我觉得都有了更多的想象力,从我们这种创作者的角度讲,就是你的视野更宽了,你的想象力也就更大了。

观:今年白玉兰入围了很多现实主义题材的电视剧,这些电视剧之前可能引发了一点争议,比如有观众认为它其中一些剧情会引发一些像婚姻焦虑、教育焦虑,或者是原生家庭焦虑;但也有观众看到这些剧情会焦虑,恰恰说明这些剧目非常真实,贴近百姓生活,所以观众感同身受。那您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呢?

陶虹:就是首先我觉得你会拍出这样的剧集来,肯定它还是跟社会现在的发展,社会的整体情绪有关,要不也不会有这样的作品出现。而且它关注度如果很高的话,那更说明同感的人更多。

那是不是会引起谁的焦虑?那我觉得其实还是个人问题,就是你不会因为别人说了一句什么,你就变成了什么对吧?如果你内在不焦虑,谁说什么你也不焦虑,对不对?所以我觉得还是,无论你是不是看过一个电视剧,还是看过一个电影,它都不应该成为你的什么生活指导白皮书,对吧?你还是应该是你的人生,你还是应该有自己独特的人生的一个理解,然后去过你自己的日子。

白玉兰奖评委陶虹:《山海情》这一幕,无限的好

《三十而已》中关于“婚姻是否是避风港”的讨论

观:您之前发微博有说过“‘演员配音要有神,剧本翻译要有味’以前个个都是高要求的”,是在什么情况下发的这条微博,能展开讲一讲吗?

白玉兰奖评委陶虹:《山海情》这一幕,无限的好

陶虹:噢这个是转发的,对,是朋友的,微博直接转发。首先因为我觉得现在整个配音作品就是越来越少了其实,大家更习惯于看原声(剧),然后影视剧基本上都是同期声,因为同期声还是效果更好,它有一个直接的当时的情绪,因为留下来一般都是最饱满的。那如果真的是有瑕疵,也会在后期修啊补啊的。所以大部分的状态都是同期。

但是过去因为那个译制片配音的量非常大,所以那个时候这个行业非常兴盛。老百姓对于这些著名的配音演员也是耳熟能详,一听声音就知道谁谁谁对吧?但是现在可能大家对整个这种译制的需求已经不太一样了,大家更习惯于看字幕,可能经常看到什么什么小组,可能更觉得“唉呀眼熟”。

所以我觉得那个是一个时代鼎盛时候的一个回忆,也是对当年那一群,真的是精益求精的工匠人的一种怀念。其实这个时代已经跟那个时代的速度不同了,整个就是中国速度,让很多人可能会没办法适应,那在这个速度中其实也更加期盼有这样的匠人精神,让我们的每个行业都精益求精。

观:现在很多选秀爱豆一红就演戏,而且一演就是演男主女主,很多老戏骨去给他做配角,但即便是可能老戏骨的戏份很短,但他依旧可以“吊打”这些小鲜肉。您是怎么看这个情况的?

陶虹:我是觉得就是你现在有流量,有那么多人关注你,这本身就是你的人生在这个行业中迈的第一步迈得很好,不是所有人都有这种观众缘对不对?有那么多人喜爱,这是你的长处。

那你可能除了这一点,其他都还欠缺,你要是真的想在这个行业里走得远走得长,你就把那些短的补长呗,对吧?都成了你的长处的时候,你也可以“吊打”任何人,对吧?

白玉兰奖评委陶虹:《山海情》这一幕,无限的好

杨超越在《且听凤鸣》中饰演女主角“凤舞”

观:关于常言的中年女演员困境,像近几年女性题材电视剧越来越多了,您觉得这会对中年女演员打破困境有一定帮助吗?

陶虹:我觉得这个困境就说好几年了,现在我觉得已经有很多人看到了意识到了,然后也因为这个原因产生了很多这样相应的作品。所以就是世界上所有事情都在变化,唯一不变的就是所有事都在变。

观:会想去参加像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这样的女性综艺节目吗?

陶虹:那个节目我其实我觉得挺励志的,我觉得每一个勇于上那个节目的人都是在挑战自己。但是我觉得也有一个目的地吧,就是他们的目标就是想成团了,对吧?这个是他们的目标,然后还有一个,就算不能成团,展现自己也很棒。这个是他们的诉求。那如果我没有相同的诉求,我就不一定走这条路上。

白玉兰奖评委陶虹:《山海情》这一幕,无限的好

问:作为这次的评委,您的评审标准是怎么样的?

陶虹:白玉兰统一的一个评审标准,我觉得无论你怎么去想这个奖,最重要的是你要知道这个奖的规则是什么。如果你知道这个奖的评选规则的时候,你会知道他是在一个非常公正、公平、公开的状态下的一个评奖标准,所以他并不由个人的意志所转移,说我想让它怎么样,他想让它怎么样,没有人有办法去干预到它的结果,这个是这个奖最可贵的地方,它的专业性,它的专业度,然后还有它整个的这个公平度,我觉得都非常好。

而且我在没有进入这个评委系统之前,我其实也不是那么了解。但是当我进入这个系统,详细地了解到它怎样产生最后的这10部,多少个前5名的个人项目的评价结果的时候,你会知道只要进入最终评委的这些(获奖候选),它们这些已经都得奖了,它们都已经是最好的了。它不是说一个小基数里面选几个,它是一个那么大的基数里面选出来的,而且文艺作品本来就是各式各样的,你没有办法让每个人在每个种类中都能够单独的有一个评审结果,他们是混在一起的,所以难免就是会有人喜欢甜的,有人喜欢咸的。

问:最终仅有几部佳作脱颖而出,在您看来是什么样的因素影响呢?

陶虹:我觉得应该这么说,就是未来希望它有更多的评奖项(目),让它(奖项)更细分的,优秀的人能够让大家知道。

问:您有没有对青年演员的一些寄语,来鼓励他们提升自己的那个演艺能力或者之类的?

陶虹:这条路挺辛苦的,没有别人眼中那么整天都是华丽的、舒适的、耀眼的,更多的时候是默默无闻和艰苦的。你要想在这路上走得远,就得积蓄自己的能量。以前老说技不压身,那我觉得现在的小孩,其实天生就比我们那个时代的人整个的信息要广,知识面要广,他们有我们那个时代不可比拟的对世界视野的宽广度。但是他们可能也少了我们以前那种默默耕耘的,那个慢慢的来的那种工匠精神,其实取长补短嘛,我们在努力的学习,那我相信他们也有机会,更有机会有大把的时间努力学习。

问: 您作为演员来参与这次的评委工作,您个人会容易被什么样的作品打动,您会从什么样的方面来审视这些作品?

陶虹:我其实没有那么多的个人在里头,因为我觉得这个东西它是一个专业性的东西。我觉得专业的事让专业的人来做。我们每个人都是因为尊重自己的职业,所以可以走到今天,所以我们也会非常尊重我们整个行业中的同行的努力。

问:今年因为主旋律的一些影视剧作品会比较多,而且会慢慢地受年轻人的喜欢,您怎么看待这些主旋律的作品出圈,您认为它是怎么出圈的?

陶虹:我觉得今天其实在上午的新闻发布会上,傅东育导演说那句话说的特别好,就是“什么是主旋律?”我觉得我们以前对于主旋律的注解过于狭窄了,过于刻板了,不是说主旋律就是什么什么什么,能够反映当代时代精神的作品,它就是主旋律,对不对?

就像当年《小欢喜》你说它不是主旋律吗?当然是主旋律。所以你说什么样的作品它叫出圈了,我也不太清楚。我觉得他们这一次基本上每一部片子都是主旋律。

白玉兰奖评委陶虹:《山海情》这一幕,无限的好

电视剧《小欢喜》剧照

问:您也提到《小欢喜》这个剧,大家也因为这个特别喜欢您的表演,然后也意犹未尽,想问问您接下来在剧集的选择上会有一些什么倾向?什么样的剧本会再一次打动您,然后让您开始接演新的电视剧?

陶虹:你这个问题我真的很难回答你,我就不看那具体的吧,我也不知道,我也不知道我会选什么。

问:您觉得年轻一代不光是观众,或者创作者对于这个行业的影响是怎么样?因为我们刚才也提到,可能《觉醒年代》出圈也是年轻观众带的,然后包括很多年轻的从业人员也为这个行业注入了一些新鲜的活力,所以您对年轻一代对这个行业的影响是怎么看的?

陶虹:其实我觉得如果你想关注一个行业,并且你进入到这个行业里来,就包括你们其实都是对这个行业发展的有责任去担当的一些人,其实你们的每一次发声都是对这个行业导向的一种推波助澜。如果我们只是做标题党,我们只是为了让大家博个眼球的话,那这个行业就会显得有点混乱,但是如果我们真的是本着热爱这个行业,愿意这个行业因为我们的热爱变得更好的话,我是觉得其实每个人都负责任一点,每个人都爱它一点,它就会真的变得更有爱。

问:那您有没有最近比较关注和欣赏的青年演员吗?

陶虹:我其实没有认特别全,我就是这次看完以后,我更觉得应该更多地看一些剧,就是好多演员我都不认识。

问:那这次提名作品中有没有让您印象特别深刻的?

陶虹:每一部都挺让我印象深刻的,真的挺让人惊讶的。我是觉得就是大家的想象力被打开了,他们其实有一些实验性的小思路,其实是在默默地改变着一个行业的变化。

之前我们在讨论,其实还是奖项少了,尤其是对那些技术性的奖项,因为观众看到的只是演员,但实际上你把旁边所有的工种都去掉,光演员戳那儿的时候,这片子好看不了,对不对?所以要珍爱身边所有这些为剧集做贡献的行业从业人员,他们如果能够有耀眼的那一刻的话,是对整个行业的一个激励。

问:今年白玉兰也有一些海外单元、纪录片单元,不知道您平常有没有就是自己追剧的习惯,有没有喜欢追的类型?

陶虹:其实我很喜欢看纪录片,就是真实,然后你会从那些真实的生活中,真实的人的表达中,就是更加感受生活的质感。其实这对于一个演员来说是非常珍贵的。

问:“对于演员的珍贵”具体是哪方面的影响?

陶虹:我今天上午也在说关于演员这事儿啊,我说对于演员来讲,每时每刻可能都是他积累素材的机会。就像我身边有一个仓库,或者说有一个银行,我要往里藏一些就是我将来随时可以用出来的这个财富。

比如说我今天在这儿看你们跟我采访,我就会想,噢原来记者都是这个样子的,下回要让我演一集,我是演你这样的呀,我是演他这样的呀,我是演那拿着电脑的呀,我还是一个站在摄影机后面一边看着技术一边还给你问问题的人,这对我来讲其实你们都是我的素材,我会因为对于谁,欸我觉得他特别有趣,他在这里面就是可以被人记住的时候,我就会把他偷偷地藏到我的仓库里,对吧?

然后将来有一天真的需要演的时候,我就会说,哎我见过一个这样的,他非常适合这个角色,对吧?就是我每次其实演戏时候,我都是因为我自己有大量的储存,我才可以说我在演一个角色的时候,我有很多的想象力,说欸他可以是这样,他也可以是这样的。

问:那在您看来,除了这种积累和储存以外,还有什么对演员来说这个职业来说是很重要的呢?

陶虹:其实就是过日子,你要好好地去生活。我是觉得一个演员如果长期在剧组完全没有空歇,不是在采访,就是在红毯,要么就是在剧组,他马上就没有什么想象力了,他对生活的那一部分就是丢失了,叫不接地气了。

还要给自己留白,有的时候可能你什么也没做,你就是早晨起来,然后出去跑了一圈,买了两种蔬菜回来,你在路上你跟谁见着了,旁边走过了谁,他们说了哪几句话,然后你去买菜的时候碰见了谁,这个对你来说就是你的生活积累。可是如果你没这些,你什么都是让助理去,谁谁谁你啥都不知道,你最后能演的就是剧组里的人。

问:所以在您看来,今年入围的主角配角,他们身上有您能够感受到,或者能够触动您的这些东西吗?

陶虹:当然。 其实不仅仅是演员的,摄影、美术色调上的,我都会觉得唉呀真好。

比如说山海情里有一段讲到那个女孩要来了,三个男孩就去接她。然后那女孩来了,其实他们也没干什么,他们三人就是兴奋地在黄土高坡上打打闹闹。在那个黄昏逆光中,你就会觉得哎呀真的是无限的好,看到了青春的美好,看到了生活的艰苦,但是你看到了那个内心就是无比的想象力,特别的好。

这都是可以触动你的,不一定仅仅是人物的表演。不是会哭,就是好演员。这个点我觉得观众还需要被普及一下。

白玉兰奖评委陶虹:《山海情》这一幕,无限的好白玉兰奖评委陶虹:《山海情》这一幕,无限的好

截图自《山海情》

问:您近期的工作重心,除了要评奖之外,还会有什么让观众期待的作品吗?

陶虹:暂时还没有什么特别具体的。基本上是忙忙叨叨地过着我的日子。

分享:

评论